西西文学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归离大陆 > 第八章 【失意之人】

第八章 【失意之人】

    后风位于归离大陆正南。由于早年纷争不断,加之地理优势,后风成为了大陆最重要的铁器输出,兵器,农具多由后风出产。后风人颇以此为豪,后风铁堡更是族人智慧与劳动的结晶,堪称归离第一铁壁。后风人有着强烈的家园意识,虽多与人交好,却也绝不容许外人侵辱,他们团结,坚韧,刚烈,顽强。正是:一点浮光焱风劲,血雨不浸铁浮屠。

    后风铁堡主厅,一人坐在主厅的堡主之位上,身着棕褐色的袍纱,虽两鬓斑白,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皱纹在他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可是他的双眼却澄净透彻,炯炯有神,年轻时必是当世英杰,此人便是后风铁堡的堡主——离洛紫,他旁边一位像密探模样的青年男子名为利吟,他刚把从王族送来的书信交给堡主离洛紫,离洛紫接过,打开信封,仔细阅读书信……

    “子晟真像是他的儿子啊。既然这样,那老夫就帮他照顾一下子娆公主吧。”离洛紫看完最后一行,合上信封,像是决定做了什么事情一样,说道。

    利吟在旁边抱拳,开口道:“虽然知道我这种人不合适参与这种话题,但还是想问堡主,我们难道真的要参与王族内部的争斗么以上。”

    “看来你全都知道了啊。”离洛紫平静的看着利吟。

    “……”利吟沉默片刻,半跪在离洛紫前面,说道:“……应该说,在王族的皇子给您寄来第一封信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请堡主处罚我。以上。”

    离洛紫走到利吟身前,将他扶起,对着他缓缓说道:“咳咳,没关系的……每次将信送到我手上的都是你,再说我很清楚你的为人,你看了也就罢了吧。”

    利吟站起身来,有些愧疚,说道:“谢堡主恕罪,以上。”

    “咳咳……那还是说说正题吧,既然你看了那些书信,那你认为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呢”离洛紫左手抱在胸口,右臂撑在左胳膊上,托着下巴,思考道。

    “在我看来,我们这样参与王族内部的事情无论子晟皇帝他到底能不能夺回实权,铁堡都不能获取利益。所以恕我不能下定论。”利吟一向以利益多少来决定自身的行动方向。。

    “你还是没变啊,总是以利益来思考问题。难怪私下里将士们都给你们取名叫‘四盲将’。不过就像你说的,我们无论收不收留公主,都不会给铁堡带来利益的。”离洛紫回想起来以前的过往,有些伤感的对着利吟说:“但如果我说,二十年前的九族之战,正是王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我们后风族才能存活至今的话,你又会如何考虑呢”

    利吟冷静分析道:“……但在先帝子昂死去之后,王族内部的混乱局面,严重的波及到了后风族,现在反倒是王族阻碍我们的发展了,以上。”

    “是啊这十五年来确实很不太平,我认识的许多人都因为凌太后的缘故离开了我的视线……”离洛紫眼角有些湿润,背过身去继续对着利吟讲道:“那些人,都是对我有恩的。他们在危难之际救过我,但我却无法保护他们。而现在可能是我唯一的机会了。”

    “既然堡主早就心意已决了,那就不必询问我的意见了,我的命是堡主救来的,奉献给堡主,自然是理所当然。以上。”利吟鞠躬道。

    离洛紫心里暗自叹息,自言自语着“你们每个人都是优秀的孩子啊。如果局势不像现在这样,也许你们都会成为朝廷的精兵强将吧。”

    “对了,我听说前几日蛮凰族的士兵攻下了我们的赤水城,可有此事?”离洛紫突然想起之前战事,向利吟问道。

    “确有此事,本来只是一些被杰承族打败之后四处逃亡的流寇而已。却不想如此轻易的就占去了赤水城。”利吟慢慢的走到离洛紫身边,小声的朝着离洛紫耳边说:“但我已经私下调查了这件事,主要是因为副堡主离乱玩忽职守,被敌人用计骗来了城门。以上。”

    “咳咳,看来我还是用人有误啊。但毕竟……他是跟我起,经历过二十年前的九族之战的人。”离洛紫听完,摇了摇头,直连叹气,“罢了罢了现在需要在子娆公主到达后风铁堡之前,将城池夺回来才行。你们盲将部队就随离柔去吧。他年纪轻轻跟着我走南闯北了这么多年,就让他再次领兵试试看吧。但要通知离骄他们,不要给离柔任何提示,我想要看看离柔是否具备后风堡主的资格。”

    “我明白了,我会将命令传达到的。以上。”利吟便转身离开了。

    “咳咳,拜托你了。”离洛紫望着利吟背后说道,慢悠悠的坐上了主位,慢慢的打开了边上暗箱,取出了一块玉佩……

    …………

    漆黑一片,从黑暗之中出现一个模糊发着白光的女孩身影,虽看不清女孩的容貌,但感觉却又那么的熟悉、那么亲切。

    女孩越来越近,笑嘻嘻的说道:“还在睡懒觉啊快点起来喽!接下来要做的事可是很辛苦呢!”

    “妍?!”

    一束亮光刺破了这黑暗……

    “喂喂喂!离柔,起床了,太阳要哂屁股啦!”一位扎着束发戴着凤翅冠身披的青年男子对着正在躺在草地上的少年喊道。二人的年纪应该二十左右。

    “……什么!”

    “好,好吵啊。”躺在草地上睡觉的男子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旁边呼唤自己的人,和蔼的对着男子打着招呼:“是月啊,早上好。”

    躺在草地休息的少年就是离柔,他身穿灰色的布衫,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尤其是那深邃的眼睛,让人感到无比温柔。

    “现在已经是中午了有没有点时间观念啊你!老大!!”青年男子名为琅琊月,是离柔从小玩到大的伙伴,离柔比他大一岁,因此某种意义上来讲,离柔一直把琅琊月当做自己的弟弟对待,“哎,亏你还是我们的老大,竟然这么散漫,你可是要当后风堡主的候选人啊!为了这次能让你成功,堡主可是把后风最精锐的“四盲将”都拨给你了啊!”

    “‘四盲将’你说的是以简杰为首的四人么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出名了。”离柔坐在草地上,看向前面那无边无垠的大海,回想到,“想当年把他们从蛮凰族手上救出来的时候,他们还是帮只会哭的家伙呢!”

    “盲目的忠诚、盲目的追求利益、盲目的悲观和盲目的自大。他们可是出了名的“盲目”呢。”琅琊月缓缓说道,“而且他们也只有你可以驾驭得住。这才是我说你会拿到堡主之位的理由啊!”

    “我对堡主之位没兴趣啦,当个普普通通的铁匠其实就很好啦。至少现在的归离大陆很太平就好了至少现在……”他不想做什么堡主,只想平凡度过,余下一生罢了,“对了,找我有事么还有,刚刚说让我成功是什么意思”

    琅琊月看到离柔毫无斗志,有些气恼:“没事我会跟你扯这些吗!你忘了三天以后我们就要去伐占领我们领地的蛮凰族了么”

    离柔似乎记起来了,之前老堡主与他单独会面,希望他能出手统兵,率领后风士兵攻下赤水城,“哦,我想起来了虽然百般推托,但是堡主说,这次事态紧急,非要我出手不可现在想想,已经五年了吧”

    “此战我们只能胜不能败,这次其实是堡主给你的一次考验,如果你被打败了,你就会失去堡主候选人的位子了。”琅琊月解释着这次战斗的重要性。

    离柔听完,挥挥手道:“好了好了,我了解了……”

    “那就要看老大你的表现了!不过……”琅琊月停顿下来。

    “不过?”离柔感到疑惑。

    “虽然堡主说会给你缓冲的时间,但你这一缓冲,就缓冲了整整五年啊。”琅琊月站在离柔身边,捡起一片小石块,朝着远处使力扔了出去。

    “其实,我现在……还是不想上战场。如果这不是死命令的话,我真的不想去。”离柔依然不想在踏入战争,他不想再次体会失去重要之人的痛苦。

    “但现在的局势,只有你可以摆平,虽然很不甘心,但只能这么承认了。就算是过了五年,你也是后风最强的。”琅琊月严肃的看着坐在地上的离柔,“这次的战斗,也只有你能解决。现在我还会叫你一声老大,希望你好好想想吧。”

    “……”离柔没有回答,沉默了。

    “我说你啊!!”琅琊月转身离去,回头说到,“如果三天之后还没见到你。我会真的厌恶你的……离柔,老大。”

    归离历384年十月,后风军离柔向占领赤水城的蛮凰军进攻。

    “哎呦,突然被吵醒还真是难受啊……哈……诶!!”离柔在草地上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突然发现眼前居然站着一双脚,抬头一看,是后风“四盲将”之一的简杰站在他旁边,“你什么时候来的”

    简杰回答道:“两个时辰前。”

    离柔感到疑惑,问道:“你有事吗?”

    “堡主既然把我们调到您麾下,我便要尽职尽责,守护您的安全。”简杰觉得他应该担任护卫的职能。

    “啊睡个觉而已,用不着这样吧而且,你这样,让我很过意不去啊……”离柔不太习惯睡觉被人一直看着……

    “这是命令吗?”简杰问道。

    “额……你就当是吧!”离柔无奈。

    简杰点了点头,答道:“是!主人!”

    “哎……你又来了。”离柔看着眼前这位与自己年纪相仿的青年,想起自己当年做的事。

    “对了,刚才琅琊月说的,我们马上要去讨伐蛮凰了”离柔向着身边的简杰问道。

    “是,还望主人早作准备。”

    “准备啊,好久不打仗,早就生疏了呢。我说,要是到时候我掉了链子,你们还是保命要紧啊,不然我很难办的。”离柔真的不希望有人再因为自己而死了。

    “届时,我定会拼死